小鸣单车倒闭幕后:曾日产2万辆车被32万人申请退钱
2018-04-25 10:39:10
  • 0
  • 0
  • 0

来源:南方都市报

  共享单车火了两年了。

  2016年不仅是共享单车诞生的年份,也是这个大众创业时代背景下共享经济的产物正式进入大众眼球的年份,这一年,涌现了一股共享单车创业潮,街头上能见七彩缤纷的各色单车,2016年也被称作“共享单车元年”。

  如今,已是2018年的春天,经过两年的厮杀,共享单车已是另一番局面:今年4月,美团全资收购摩拜,被业内认为是共享单车进入下半场的界碑。

  回顾共享单车野蛮生长的上半场,有企业以不同方式活下来,有企业以同一方式死去———死于不适应互联网经济的种种症结。出生于广州的小鸣单车(经营管理方为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即以失败者之一的身份被刻在中国共享单车发展史上。

  小鸣单车有其独特性,它曾经的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同时是广州一家本地单车制造销售公司的老板,是传统制造行业人转型拥抱互联网经济的例子。但是,小鸣单车在遭遇资金困局时,它同样快速陨落,从真正投放市场到管理团队退出,前后实际坚持不过一年。

  而今,小鸣单车轰然倒下,邓永豪手上的凯路仕系企业则在此时陷入了资金困难的麻烦,有员工反映工资延发并被放假的情况———它似乎遭受到了小鸣单车失败的反噬效应。

  ●2014年5月30日

  单车制造业大佬

  凯路仕挂牌新三板

  ●2016年10月8日

  凯路仕领投1亿元

  烧钱入局小鸣单车

  ●2017年初

  小鸣单车大量投放

  凯路仕日产单车高达两万辆

  ●2017年下半年

  共享单车行业

  多个公司遭遇寒冬黯然退场

  ●2017年7月后

  小鸣单车押金难退

  消费者投诉潮涌

  ●2017年8月23日

  凯路仕老板邓永豪自称

  已退出小鸣单车完成股权变更

  ●2018年2月底

  凯路仕生产线部分员工“被放假”工资被拖缓发放

  陷入困局

  工资拖缓 员工“被放假”

  广州市黄埔区埔北路2号,占地过百亩的厂房在制造业林立的工业区并不起眼。这里是广州本地自行车公司广州凯路仕自行车运动时尚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所在地。

  这里曾是邓永豪的自行车“王国”。

  以邓永豪为法定代表人在埔北路2号的地址内(如某栋某楼),成立了多家公司,其中包括广州凯路仕自行车运动时尚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广州耀轮车业有限公司、广州恒永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广州市恒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此外,还有一家广州震霆自行车有限公司(登记地址在黄埔区埔北路2号自编2栋二层202房),虽然不是以邓永豪为法定代表人,但是同样属于“凯路仕系”企业。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广州震霆自行车有限公司(下称“震霆”)被称为广州凯路仕自行车时尚运动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下属企业。

  2018年3月24日,周六,原本要加班,车架工张小利(化名)却在玩“斗地主”。手里把弄着手机,不是从正门而是通过一个厕所,他钻进了埔北路2号庞大的厂房。厂房黑漆漆的,很安静。

  厂房一共分五层。一楼是车架厂,二楼是总装厂,三楼是仓库,四楼是涂装厂,五楼是夹层用于堆放物料。一辆自行车从车架、烤漆再到装配,这个厂有全部的流水线。

  在一楼的车架厂,许多车架做好了堆在地上,落了一层灰尘。张小利称,车架厂原有60台用于焊接车架的自动化机器人。购置60台机器人曾被看做是这座自行车厂雄心勃勃想一展抱负的表现。但是,张小利说,去年底今年初,机器人分多次被搬走了。如今剩下不多,有两台锁在楼梯口的一扇铁栅门内。

  在厂房四楼工序为自行车烤漆的涂装厂里,涂装工王晓光(化名)把荧光灯管打开后,能看见有一块“评比看板”,白板上手写的数字和排名还停留在2017年12月14日。

  多名原来在厂房从事自行车制造的员工向南都记者称,今年2月底,他们“被放假”了。张小利和王晓光暂时没有事做,每天瞎晃,他们称之为“玩”。一段时间内,饭堂由供应三餐变成只供应午饭。两人几乎每天都来吃饭。

  除了放假,多名员工称,公司发放工资一般是在次月的20号,今年1月和2月的工资已出现拖缓发放的情况。

  多名员工口耳相传,之所以没工开,是公司的资金出了问题。

  受小鸣拖累 陷入资金困局

  南都记者从多个渠道得知,今年初起,凯路仕系企业确实遇到了资金困难,为此出现了给员工放假,员工工资延发的情况。

  多名员工向记者称,他们联系不上凯路仕的实际控制人———他们的老板邓永豪。“听说老板已经去了国外。”原凯路仕的管理人员张旭(化名)向记者称。

  实际上,在2018年4月8日,一份由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的公告《原告余×与被告广州耀轮车业有限公司、邓永豪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挂网,裁定结果为“驳回原告余×的起诉”,但是被告“广州耀轮车业有限公司、邓永豪”“下落不明”,故法院在网上发出上述公告。日前,南都记者多次拨打邓永豪的手机,均未能接通。

  老板不在,员工们心里没底。因完全放假的月份里,他们只能领取将近广州市最低工资标准1895元的薪资,他们迫切于想要解除劳动关系。为此,他们发起了劳动仲裁。

  4月19日,南都记者从黄埔东区劳监中队了解到,凯路仕及其关联公司发生劳动纠纷的有169个员工,目前经过调解协商,105个员工已经与公司签订了协议,可去劳动仲裁处领取调解书,约定于今年10月获得公司N +1(即工龄加一个月)补偿金。

  劳监中队一相关负责人向南都记者称,“主要原因是(企业)没有订单,老板现在没钱”,所以今年2月份出现了工资延发的情况。

  该负责人透露,现在,公司给上述这部分员工放4月和5月两个月的假,这两个月按照广州市最低工资的标准1895元发放,听员工讲,他们担心老板跑到国外去,心里都没有底。不过,经过协调,有105个员工签订协议,如果逾期未发放还可考虑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另有64个人没签,现处于放假状态。据透露,从目前来看,公司基本正常运作,“(169个人)基本上是生产的,研发还在画图,品牌做得不错,是资金遇到困难”。

  该负责人表示,据企业的现负责人介绍,公司要重组,引进新的资金,要两个月时间,可能在6月份继续生产,据说“已有老板过来考察企业”。在言谈中,该负责人透露,该企业之所以现状如此,是小鸣单车带来的影响。

  多名自称曾制造过小鸣单车的凯路仕或其关联企业员工均向记者称,凯路仕之所以资金遇到困难,有员工“被放假”,其实与小鸣单车大有关联,因凯路仕旗下工厂曾全程参与小鸣单车的制造。

  原凯路仕管理人员张旭告诉南都记者,凯路仕旗下的广州震霆自行车有限公司曾参与小鸣单车生产,生产场地即为位于埔北路2号的厂房。为此,他向记者出示了有“小鸣单车”字样的公司物品出厂放行条、跟车投放登记表和联络单。

  但是,据多名员工称,因为不想让小鸣单车牵连到凯路仕这个新三板企业,凯路仕目前一直讳言与小鸣单车的关系。

  日前,南都记者联系上凯路仕“副总”曾新辉。曾新辉也向记者矢口否认小鸣单车与凯路仕的关系。“(小鸣单车)是以前邓永豪个人投资,是私人行为。”另外,曾新辉向记者称,公司“现在资金紧张,在重组”。而给员工放假,他则称,“没有那么多活干”。

  烧钱入局

  制造业老板 入局共享经济战场

  邓永豪何许人也?他是自行车制造销售公司凯路仕的老板。不过,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他更让人熟知并一度出现在媒体上的头衔是“小鸣单车联合创始人”。

  在凯路仕的百度百科介绍中,称邓永豪于1993年由一家单车店起家,花了不到10年的时间,建成了一家拥有车队的业界明星企业。凯路仕野心勃勃,于2014年5月30日挂牌新三板,2016年进入创新层的行列。

  凯路仕管理人员张旭告诉南都记者,老板邓永豪曾经指望把量做大,甚至想过未来向主板进击。

  即使这样,凯路仕真正进入公众眼球的,却并非赛况激烈的国内山地自行车比赛,也非财务报表展现出来的漂亮业绩,而是它与共享单车小鸣单车的关系。

  2016年被称为“共享单车”元年。尽管“共享单车”的概念在2016年之前就已存在,但是在2016年,由摩拜和ofo领跑的共享单车第一梯队开始展开厮杀,让“共享单车”成为当年街谈巷议的热词。

  也正是在这一年,“共享单车”似乎成为一个当年的“下一个风口”、“资本的宠儿”。多个行业搅局者闯入“共享单车”。在广州城市的街头,你会发现“集齐七种颜色就可以召唤神龙”的各种共享单车。在市场厮杀正烈的时候,“小鸣单车”入局,成为缤纷颜色中的一抹天蓝。在这些共享单车品牌中?小鸣单车并不显眼。不过,它似乎有一个天然的优势,在于它的“联合创始人”邓永豪本身就是做单车的。

  烧钱迎战 日产单车达2万辆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小鸣单车成立于2016年7月,由原宅米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金超慧创办。在2016年9月27日到10月21日之间,小鸣单车公布自己获得三轮融资。其中,2016年10月8日,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获得1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领投方正是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

  在A轮投资后不久,邓永豪加入小鸣单车创始团队,全面参与小鸣单车的经营战略、产品研发和供应链整合一类业务。与此同时,小鸣单车最初的创始人金超慧逐渐退出了小鸣单车的管理。此后,邓永豪在媒体上有过高光时刻。一长串的头衔加上小鸣单车联合创始人后,邓永豪常常对外宣称自己看好共享单车的市场。

  2016年12月6日中国共享经济华南高峰论坛上,邓永豪在演讲中勾勒出了他心中共享单车的美好愿景:中国人口为14亿,城镇人口为8.4亿,当中一半有出行需要,而5公里以内的以30%计,平均来回两次,假如有一半使用共享单车的话,每天将达到1.26亿次。以单次使用0 。5元计,每年共享单车的潜在市场高达189亿元。

  现场,邓永豪透露小鸣单车的车辆成本只有400元,远低于同行,加上使用实心轮胎,后期维护成本也相当较低。“以每辆车每天骑行4次,每次收费0.5元计,理论上200天即可回收成本,回收成本周期还不到对手的三分之一。”

  随着资金的投入,小鸣单车迎来投放的高峰期。钱烧起来了,将生产小鸣单车的生产线一下就带入旺季。流水线马不停蹄地忙碌着,匆匆把一辆辆天蓝色的单车赶制出炉。

  南方日报在2017年4月7日曾报道,广州开发区凯路仕工厂车间里,一条条机器人生产线正在不停地生产着蓝色的小鸣单车。当时,凯路仕副总经理曾新辉对媒体介绍称,小鸣单车有时投放量大,“工人加班加点,一天产能可以高达2万辆以上”,并预计2017年凯路仕工厂要生产小鸣单车400万辆。

  “小鸣单车还在的时候,一条线一天生产3000台,经常开两条线,开四条线就1.2万台。”涂装工王晓光对南都记者回忆称。在2016年底到2017年初的日子里,流水线真正如流水。

  遭遇寒冬

  押金难退 消费者投诉潮涌

  2017年6月20日,东莞市民林先生在小鸣单车客户端申请退押金199元,系统提示1到7个工作日即退,但十多天过去仍未收到退款,他不得已拨打媒体热线投诉。

  在2017年7月后,反映小鸣单车押金难退的投诉越来越密集,直至群情汹涌。

  2017年8月底,针对退押金难的问题,当时仍未离职的小鸣单车C E O陈宇莹对媒体解释是小鸣单车从一二线城市下沉三四五线城市后,一二线城市大量用户找不到车于是申请退返押金形成“挤兑”,是“技术问题”。面对外界对小鸣单车资金链的质疑,陈宇莹回以一笑,“好着呢”。她向媒体称,事实上,小鸣单车2017年7月宣布获得数亿元人民币融资。

  然而,情况似乎没有好转。

  根据广东省消委会对媒体披露的数据,2017年8月到当年9月21日,广东省消委会接到消费者对小鸣单车的投诉咨询96宗,投诉内容均为押金无法退还。2017年11月1日,广东省消委会发布三季度投诉分析报告,共享单车退押金问题因投诉集中、影响面广,成为当季度维权焦点,小鸣单车再次被点名。到了2017年12月8日,据披露,广东省消委会共收到消费者对小鸣单车的投诉2952件(不含来访)。

  与此同时,随着共享单车过剩投放导致城市管理难和押金难退两大问题,政府部门开始给共享单车念“紧箍咒”。

  2017年8月1日,包括交通运输部在内的10部门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鼓励明显,但是规范意味也很浓厚。其中提到要“引导有序投放车辆”,实际上为各地限制共享单车投放找到了依据。指导意见发布后,广州交委即表示,已要求企业不再新增投放共享单车。

  而“加强用户资金安全监管”,“鼓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赁服务。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各地相继加强共享单车账户的监管。

  拿广州来说,2018年1月,广州通过发布本地指导意见,明确将由市商务部门会同包括市交通、金融在内的相关工作部门负责研究制订企业收取用户押金和预付充值金的安全监管措施。

  在退押金难的投诉潮之下,并不代表共享单车已经式微,实际上,现实像个万花筒———一边是退押金难,一边是竞争更趋白热化。2017年年中起,比小鸣单车获得更大规模投资的共享单车第一梯队摩拜、ofo相继开启信用免押金,此举远远把后面的竞争对手甩在身后,让后面的企业措手不及。

  难以为继 凯路仕退出小鸣单车

  事实上,正是从这时候起,除了共享单车第一梯队,大烧其钱的共享单车行业有多个公司遭遇寒冬。除了小鸣单车,共享单车中有悟空单车、町町单车遭遇大规模的押金难退投诉潮,经营难以为继。似乎在预料之中,在火热燃烧这么短时间后,行业清算的倒闭潮却最终到来。

  2017年6月,在重庆,只正式运营了5个月的悟空单车黯然退场,创始人雷厚义自称被朋友调侃为“互联网最著名的失败者”。

  2017年8月,在江苏,町町单车轰然倒塌。创始人丁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公司倒闭、家庭破产、女友分手,他已一无所有,除了一身债务和一条狗。

  在2018年3月15日的央视“3·15晚会”上,一个数据被披露出来,近年共有34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

  等到2017年11月,广州秋风渐起,年轻的小鸣单车的故事也走入了尾声。2017年11月23日,有媒体报道,小鸣单车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失联,公司CEO陈宇莹已于2017年10月离职,小鸣单车公司裁员99%,有员工称被拖欠工资。

  不过,在媒体报道后,2017年11月,在与易简财经主编张威的对话中,邓永豪自称自己没有失联。他称,自己于2017年6月就退出小鸣单车,并于8月23日完成交接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和股权的工商变更。

  之所以退出,他解释是共享单车行业“商业逻辑跟传统行业完全不同”,“协助团队搭建好供应链后就退出了”。

  在对话中,邓永豪还表示,凯路仕制造基地主要在柬埔寨和葡萄牙,国内没有生产基地,以反问口气否认了凯路仕是小鸣单车的生产方。

  与此前不同,他承认共享单车的主要问题,“还是本身的盈利模式问题,由于共享单车随便停放,损耗很大,调度成本太高,单靠每次收费0.5元根本无法回收成本,只有使用电子围栏,才有可能产生收益”。但是并不否认共享单车“资本回归理性,政府适当引导,共享单车还是很有未来”。

  沉舟侧畔

  被提起公诉 小鸣单车或将破产清算

  2017年12月18日,针对公众反映的退押金难的问题,广东省消委会向媒体发布消息,已以小鸣单车经营管理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作为被告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据消委会披露,经过调查发现,小鸣单车开设的银行押金账户为一般账户,并非第三方监管的银行专用账户,收取的消费者押金没有实施银行托管,但并未向社会说明。

  2018年3月22日,广东省消委会起诉小鸣单车一案在广州中院开庭,庭审经历近3小时后,法院当庭宣判。

  据广东省消委会介绍,截至2017年10月16日,小鸣单车广东省申请退押金的用户数为321681人,已收到押金退款的用户数为271806人。法院判决,小鸣单车需按承诺退还押金,向公众披露押金收支使用信息,并在媒体上发表经法院认可的赔礼道歉声明。

  在法庭上,小鸣单车的代理律师表示,目前小鸣单车已经停止营运,接下来不排除清算破产解决消费者押金、劳资问题。

  据报道,在法庭上,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现法定代表人关先生称,小鸣单车平台累计注册用户有400万,共收到押金大概有8亿元,押金主要用于生产、经营、退还用户三方面。据悦骑公司代理人披露,根据审计报告,公司投入资金有6000多万元。

  小鸣倒下“自行车王国”被反噬

  原凯路仕的管理层人员张旭自称曾参与小鸣单车的生产。他告诉南都记者,在没做小鸣单车之前,公司主要做外销订单,一年生产大概20万台单车。他称,2016年10月计划做小鸣单车,在2017年2月下旬到4月上旬这段时间集中投产,一个月能做近30万台小鸣单车。他介绍,当时外销订单仍然做,不过相比之前减少了,在两个月的时间中生产了大概60万台小鸣单车(据后来小鸣单车运营方在法庭透露,公司总共投放了43万多辆小鸣单车)。

  后来,由于市场竞争激烈加上城市管理限制投放,小鸣单车用户量上不去,遇到资金链难题。张旭称,2017年7月,差不多就停产小鸣单车了。而邓永豪也自称2017年6月就已退出小鸣单车。

  张旭称,没生产小鸣单车后,他们厂房参与修理小鸣单车,同时也尝试把此前的外销订单“捡起来做”,却发现买物料资金不够了。

  在这种情况下,加上面临大范围爆发的退押金危机,小鸣单车终于支撑不住了。小鸣单车倒塌的影响引起的阵痛,最终传导到了邓永豪的“自行车王国”。

  2018年4月9日,有媒体报道,新三板企业凯路仕因存在信息披露不及时及实际控制人股权质押比例过高问题,被主办券商国信证券提示存在投资风险。根据报道,国信证券同时提醒投资者注意,凯路仕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已质押其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59.35%的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98.28%,股权质押比例过高。如其到期未能归还股权质押借款,发生质权人行权的情形,则可能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引入资金成为别无他选的途径。凯路仕所在的劳监部门相关负责人曾向记者透露,凯路仕正在引入资金。

  在凯路仕经历阵痛的同时,在2018年的这个春天,共享单车行业经历了一轮洗牌后进入了下半场:有的选择向更大的巨头靠拢或直接被收编,也有资金更加雄厚者仍然看好这个市场,固执地闯进来。

  与此同时,城市开始清理废旧闲置共享单车,像是检视经历过激烈竞争的战场。

  2018年4月18日,广州市交委、城管委、交警支队联合各区政府、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企业,在全市开展废旧闲置单车的集中清理行动。行动当日,清理退出营运企业的废旧闲置单车超过了9000辆。

  01-03版 采写:南都记者 陈杰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